流丹

专注冷cp十八年,特长是喜欢谁谁死
(尊出尊 黑瓶 贾尼 (尊哥 教授 老贾
火影银魂海贼家教通刷
复联 poi spn 神夏 神秘博士通刷
盗笔 陆小凤 仙剑三通刷
欢迎小天使们前来勾搭

日常哀嚎,算个纪念

去刷了妇联三,然后愉快地发现自己喜欢的角色又凉了。
(顺便吐槽一下灭霸的反派理由,一个强制计划生育能搞定的事为啥要杀人,不懂他的脑回路。
(退一万步讲,他为啥不去当个可以研发出限制生育病毒的科学家?反正他不是被智慧诅咒吗?
(这样一来我觉得奥创的反派理由都比这个好得多,毕竟变革是无可避免的,它只是把这玩意提前了

基神是我入漫威坑最早的理由,被雷神一里面那个作天作地把王位搞没了的小醋王迷得不行,基本算是疑似死亡两遍,第三遍终于凉透了,以后估计复活无望。

其实真的看到的时候也没怎么特别想哭,泪点从data凉了之后就高得不行,但是还是非常……怀念(于是去翻了基神的漫画,并没有好过一点,但漫画本身还是很...

作为一个蠢蛋画手,我一直没意识到自己为啥每次摸个鱼都那么费劲,直到今天闲的蛋疼倒腾手机里的图片……

画布不慎调的太大了……感觉自己在刷墙。
又不是fgo游戏卡面什么的……
放几张半成品你们感受一下。

笔记本显示屏的参考大小是34-19.5cm

大号,勉强算欧,微肝。
红茶是唯一的五宝金卡
(Emiya迷妹表示欣慰
羁绊不好练啊,大家基本都属于满破了但技能等级超低的状态,不过他们真的都好可爱

好友超多,不过好像大部分都是黑贞梅林和狂狗,欢迎有王哈的大佬加好友。

其实想写点日常又不知道怎么下笔,随便放点私设好了。

大号
咕哒子,性格有点强势,属于被喜欢的家伙们期待就会竭尽全力的人,但又会下意识地同不怎么把期待表现出来的家伙们走的很近以平衡压力,和相对而言不算傲慢的英灵相性较好。

练度完全靠自己的偏好来,标准颜狗,在非的阶段信奉低星战神,所以赫叔与绿茶练度都还好,第一个满破的英灵其实是法狗(法狗太好看了,真的)。

没事干的时候喜欢逗学妹...

继续fgo相关

买号总是比氪金划算,像我这种穷人只能用肝来代替金钱,本质上相当于在卖肝。
大号沉船,一百五十来个石头只有一个切嗣papa和一个剑兰(一开始觉得这个池子里根本没有放王哈老爷子
小号六十六石头歪出了呆毛王,再加上几天前六护符出的师匠,估计是欧气用光系列
只有中号不负苦心人,一百六十个石头加上三十护符总算请了王哈出山(可以把王哈从我的愿望清单上划掉了(安详
接下来想要的卡只剩莫利亚提老爷子和黑茶了,也许还有点想要燕青小哥((ง •̀_•́)ง
啊,好想晒卡,但买的号晒出来总觉得有点作弊,还是只晒大号的好了(从开服到现在只在这个号上氪了一块钱,超迷

糟糕的日子里该萌点什么冷cp

一到学期末考试将近就越不想看书,于是我的选择是在考试前几天把随缘和乐乎上百分之八十左右的cablepool和叉冬叉看完了……
啊啊啊啊他们怎么能这么可爱 ! ! !
我的天我就喜欢电影里叉骨大大这样的行走的荷尔蒙,kiki太辣了,帅到飞起,同人文里面的朗姆洛分分钟化身单恋苦逼情圣,虽然我觉得朗姆洛还是那种残酷又坏得要命但又很真实地在生活中挣扎的感觉会非常迷人。
果然雇佣兵什么的设定真是可爱得要死,贱贱在电影里拔刀和开枪的时候也帅啊,那种不算超能力的强大真是相当戳人,漫画里和cable的刀和糖相比简直不算啥,糖有好几吨足够我吃到下半辈子,果然所有的梗都是已经被用过的,人类很少能想出新梗来,什么时间穿越...

弓切

超大图预警
用电脑调了个色(PS课的作业
感觉自己再也不想上色了(肝了七八天
挑战极限系列

愿所有的圣徒止息于其主的亲吻
愿所有的孩子安眠于其父的怀中

还是自家fgo感想

虽然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肝fgo但好久没有写感想了。

抽卡真是个玄学的事。
大概用了六十多个圣晶石单抽出来三个五星,然而几乎都不是我特别想要的。
我一开始本来想要切嗣爸爸,但莫名其妙出了大帝(我没有王妃(不,我是没有任何能够抽出的金色术士(大帝你到底为毛来我这啊?(不过大帝来了王妃应该也不远?

后来连着两只是船长和那个诡异的月亮女神弓兵(说实话我比较喜欢船长大姐头(月亮女神的笑声简直让人头疼

想要狂狗,大公,切嗣粑粑,南丁格尔,或者金时和特斯拉祖师爷(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啊啊啊啊)

踏雪吟

(二)

他在漫天风雪中扬鞭策马。

玄甲白翎,乌驹墨发。

一看便知,燕北苍云军。

马是万中无一的良驹,不然想来也没法在格外背着重盾陌刀和盔甲的情况下还能全速前进。
方圆几里内,除了飒飒雪落声和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外,只有这一人一骑制造了些许动静,让这寂寥而冷肃的景象存下了一星半点活气儿。

已经在雪原上连续赶路三天半了,渴了饿了就掺着雪水啃些干粮,给马扒开积雪,让它嚼一嚼底下的草根。

还得一天才能到达关内的驿站,把军报送达之后就——

只是稍微想了想,那人笑着的样子就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像个执拗的影子。
他抿了一下唇角,想到这么多年战乱过去,中原并不比关外安全,再加上个没法不多管闲事的性子...

踏雪吟(丐苍)

(一)

他在桃花树下喝酒。

丐帮子弟,喝酒向来不用杯盏,抄起酒坛往嘴里倒酒便是,简单得很。

这样喝酒,喝得快,醉得也快。

郭醉生是个例外。

他面前摆着两盏酒,一盏是竹叶青,一盏是花雕,都是二十年的好酒,香味浓烈却清冽,可以叫不是酒鬼的人都迫不及待地要尝一尝。
而半里地之内的酒鬼,都双眼冒光,几乎想明抢了。

但看着守着酒的人那一身云龙纹,还有手边用布条缠着的棍棒,就算这叫花子头发蓬乱,衣衫破旧,也只能在心底想一想,然后乖乖走开。

谁都知道,这样不凡的江湖人,肯定不好惹。

附近的街坊想起,这个人已经在这里待过三个月了。

这个镇子不大也不小,在扬州和丐帮总舵君山的半路上,所以各种各样...

其实我认为丐帮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然而自家儿砸不打算走寻常路,现在想象一下自家丐有松狮头的样子都觉得很醉。

© 流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