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丹

专注冷cp十八年,特长是喜欢谁谁死
(尊出尊 黑瓶 贾尼 (尊哥 教授 老贾
火影银魂海贼家教通刷
复联 poi spn 神夏 神秘博士通刷
盗笔 陆小凤 仙剑三通刷
欢迎小天使们前来勾搭

守望者之歌 (尊出尊)

0 愚者


某一天淡岛世理在名叫吠舞罗的酒吧里喝得微醺,看见草薙出云那张骗人感情的脸心生不平,任凭苦逼的调酒者舌灿莲花也没能逃过一句:“轻浮的男人果然是我讨厌的类型。”

草薙出云维持着脸上波澜不惊的笑容心里冤枉得要命,他披着一张花心的皮却没长着一颗滥情的心。直到人生过了一小段才真心实意喜欢过一个人,青春最美的近十年都任劳任怨地照顾一群麻烦精,还彻头彻尾甘之如饴。

一个周防尊就把他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占得满满当当不留半点空隙,他对着自家王那点不可告人的心思说得好听点叫至死不渝,说得难听的叫死心地,绕来绕去总避不开那个悲哀的字词,像从最初之时就注定好的终局。奈何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躲不开那捉弄人的命运。它令素不相识的人们相遇,代价是羁绊深厚的人们分离。他站在那人身边安安静静,呼唤名字都轻声语,一口京都腔带着晦涩不明的情绪,藏起担忧与渴求,仅剩黯淡的秘辛。

谁的死亡是扎在他身上的刺,让他千疮百孔鲜血淋漓,最后还是笑着说,不后悔,所以没关系,然后没人知道他有多少次从噩梦或美梦中惊醒,独自熬到天明。像是残忍的箴言,“till death take us apart”(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结果死亡真的降临,将过去的美好焚烧完毕,留下灰烬般的回忆。

37岁的草薙出云已经过了相信奇迹的年纪,但当黑发的女孩笑着问他:“如果有机会,你敢不敢挑战命运?”她金色的双眼与记忆中谁的眼眸重合,昨日重现恍如隔世,他再一次苦笑着看见深渊般的前路,跳得义无反顾,一如当初握紧那人燃起火焰的手放在心口时同样毫不犹豫。他笑自己早已在那双眼中溺毙,陷得彻底。

我的血我的骨我的灰烬,我的未来我的过去我存在的痕迹,一切一切都可以拿去,请给我机会,允许我逆转那个悲伤的结局。

于是他披上黑衣成为来自未来的暗影,再去看一遍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怀着最卑微的愿景,试图抓住那微小的希冀。

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开幕的序曲,是黑夜中唯一的光明。



评论
热度(8)

© 流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