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丹

专注冷cp十八年,特长是喜欢谁谁死
(尊出尊 黑瓶 贾尼 (尊哥 教授 老贾
火影银魂海贼家教通刷
复联 poi spn 神夏 神秘博士通刷
盗笔 陆小凤 仙剑三通刷
欢迎小天使们前来勾搭

生命之水

part   1

送走了店里的最后一位客人,草薙出云把门上的挂牌翻转为“close”。时间已经很晚,小伙子们都回家了,安娜也在楼上睡觉,不大的酒吧里显得很安静。

他顺手点上一支烟,抬起头呼出烟雾时偶然瞥见酒架上的某一瓶酒,愣了一下想起来周防尊在几年前就死了。

他摇摇头叹息自己果然是老了,连这种事都差点忘记。

他走过去伸手拿下那瓶wild turky,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品起来。他不敢喝得太快,明明是个酒吧老板兼调酒师,酒量却不怎么样,听上去有点好笑。

但他的确喜欢酒,十束曾经说过,酒和他很像。一样是温和如水的外表,蕴藏着热烈似火的内里。

他抿了一口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威士忌的香味弥散在空气中,让人目眩神迷。与他以往喝过的酒相差无几,辛辣,却带着绵长的回甘。

不是特别贵重的酒种,顶好的也不过才算中等偏上的价位,跟草薙出云收藏用的天价好酒不能比。

但是周防尊喜欢。

人总是赋予物体特别的意义,因为其上承载着或沉重或美好的回忆。

因此草薙出云喝的不光是酒,还有思念。
对故去的一切那深重的怀恋。

他脑海里浮现的仍是周防尊第一次喝酒时的样子,看上去不过是个普通的少年。
当时自己下意识地推荐了这种酒,没来由地觉得这两者气场相和,他也许会喜欢。

之后果然不出他所料,这种酒成功地占据了草莓牛奶的位置,成为周防尊最常喝的饮品之一。

大约有一点隐秘的欢愉。

每一次给他递水,斟酒,做饭,对方大方自然地全盘接收他的好意,大概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全然无需客气与感激。谁获得的东西更多一点这样的小事,没有人去计较。

给予是福。
不是所有人都像草薙出云一样幸运到能够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他在不知不觉中喝掉了大半杯,或许是自斟自饮的人容易醉的缘故,他觉得头有一点昏沉,于是他端着剩下的那小半杯酒,走出了酒吧,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还要锁门。

高大的金发男人拿着酒走在夜色中的人行道上,此时他摘下了太阳镜,露出因为眼角微微下垂而显得非常温柔的双眼,他的脚步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像踩着舞曲的节奏,踏在鼓点上似的明快。

他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即便只有一瞬间,他闻到熟悉的、混杂了火焰,金属与烟草和酒精的气味,那让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用手指象征性地抹了一下眼角,试图擦干不存在的泪水,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哭出来,那太丢脸了。

草薙出云在这样一个无人知晓的夜晚丢掉了他部分的稳重,他每走一段路就停下来喝一口酒,简直像电器在补充赖以生存的能源。

他的身影隐没在幽深的夜色里,那么孤单,又那么自在。

仿佛就算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人,他也可以从容地微笑着,啜饮尽杯中的生命之水。

part       2
周防尊看见草薙出云正在忙,灵活的双手调出色泽艳丽的鸡尾酒,轻轻递给吧台前坐着的客人,他忽然就有点想抽烟,摸了摸口袋没发现烟盒,这才想起来自己早就被当胸捅了个对穿。他凝神想了一小会,一支燃烧的香烟出现在他的指尖,现在他就算把香烟捻灭在吧台上,也换不回平日里那个只要吧台上多一道划痕就能用言语和目光双杀他的人一丝一毫的关注。

听上去有点可悲。

大概真的有现世报这种东西,平日里草薙出云怎样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眼下周防尊就只能翻个几倍盯回去。
不比十束多多良,那家伙想去哪去哪,而周防尊仅存有限的地方可以踏足。

当他逛过青组的大楼瞄了几眼宗像礼司的扑克脸,又去十束被杀的天台缅怀了一下过去,直到那家伙在上面拉着他的胳膊飘在空中,一脸兴奋,就差转个圈跳起舞了,顺便被扯去学院岛说想去看看king死的地方,周防尊那一丁点伤感就如同阳光下的泡沫一样蒸发干净了。
最后还是回到了吠舞罗,他们生命中可以被称为家的地方。偶然中瞥见草薙出云几个无奈又寂寞的眼神,会让原本没有心跳的胸口就像再次被扎透一样疼痛。

习惯就好了。

周防尊这么想着,他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三小时以上观察着草薙出云,完全不用担心肌肉酸痛这种事。

十束安慰他从好的方面来看,他现在拥有无限的时间和精力来全方位了解草薙出云,或者做一点别的想做的事,就算他想要连续睡上一个星期,也没有谁会来烦他,十束这么说着,做了一个给自己的嘴拉上拉链的动作。

周防尊从来没觉得自己可以如此轻易地被逗笑。
即便他全部的反应只是嘴角向上提了30°。

他大部分时间都跟在草薙出云身后,像无聊的鬼故事里面阴暗的背后灵。事实上那属于半自愿半强迫,因为其他可供选择的地方大多会勾起他不太美好的回忆,比如他的墓地。

不算太寒酸的地方,相反那里空气清新绿草如茵,一块方碑,一个骨灰盒子,左边是十束的,里面放的应该是遗物之类的东西,右边是空的,每次草薙出云来祭拜他们两个时靠在那个空碑前抽烟,脸上的笑让周防尊很不好过,想也不用想,那个空坟是留给他自己的。
除了周防尊身边,草薙出云从来没想过别的地方能让他安心地长眠。

周防尊死后对于酒精的依赖倒是减了不少,不是出自草薙出云手中的酒好像对于周防尊来说吸引力不大。喝是会喝,只是味道不对,纯粹的心理作用。
曾经每一滴有资格进入周防尊口中的酒都来自草薙出云的层层把关,从货源到实物,周防尊跟着草薙出云甚至逛过酒厂,隔着一扇巨大的玻璃窗口观看原酒是怎么从原料中蒸馏出来的,有部分甚至为了保证风味和品质,用的仍然是比较原始的玻璃蒸馏设备,看起来简直像科学怪人的奇妙实验。

还有难以让人理解的珍稀酒,因为年代或者历史事件而出名,所以非常昂贵,索性草薙出云不是个铺张浪费的人,除非一两瓶他特别喜欢的,否则基本上都只是委婉地拒绝了卖家的好意,用着周防尊从未听懂也不知道草薙出云什么时候学的流利的异国语言。

不带丁点口音。
明明说母语时一口京都腔柔和得要命。

他想着草薙出云是一个多么矛盾的人,既不像自己一样迫不得已,也不像宗像礼司一样强硬如一,至于十束那个微妙的意外不算在正常考虑范围之内。
吠舞罗的二当家看上去冷静又从容,总是带着温和的微笑,然而却是赤色一族的成员,还是最强的氏族,但没有谁会觉得他不适合这个位置,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可靠的,不同于周防尊的另一种强大。
草薙出云从来就是有选择的,以他明智灵活的头脑怎么会不知道要少惹麻烦最好离根源远一点?从当初的相识,成为朋友,提供住处,管吃管喝,再到成为王与氏族,到最后的种种变数,无论哪一次草薙出云都做了同样的选择。

他选择了我。周防尊这么想着。
他每一次都选择了我。周防尊这么确认。

何德何能。

他在每一个氏族眼中大概都是不同的印象,比起让他半信不信的十束版完全乐观型,或是安娜的“美丽的红色”抽象型,草薙出云则会客观很多,因为他的力量而忌惮他,也因为看见他的本质而接纳他,不至于像十束一样贸然踏入警戒线,让他担心误伤,也不至于疏远和流于表面的畏惧。

草薙出云太了解他了,也太纵容他了。
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始终都站在那里,偏一下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仿佛是一个永不变更的定点。
他不知道草薙出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跟随他,并看到最后的,正如草薙出云永远不会理解身为王的孤独一样,周防尊也永远不会理解对方只能站在他身后,祈祷着他的自由与平安时的无力感。
他也不敢去猜想这场命运般的相遇和分离会给草薙出云带来什么。

美好的回忆或离别的苦痛。
更可能是兼而有之。

part      3
周防尊看见草薙出云独自坐在昏暗的灯光下,仰头喝了一口wild turky,最初皱了皱眉,下一刻就舒展开来,像风过后平复了涟漪的湖面。
他跟随草薙出云走出酒吧前门,而那杯酒还待在草薙出云的手里,被他手心的温度捂得挺暖。突然间周防尊发现自己非常想尝一尝草薙出云手中的那杯酒,仿佛那一层浅浅的液体对他有着无上的诱惑力。
他找准时机,当草薙出云站在路边刚喝完一口放下酒杯的空挡里,靠近他那再也触碰不到的恋人,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轻吻。

它细微且柔软,像羽毛拂过,又像气流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周防尊终于尝到了久违的,熟悉的酒香。

他看见草薙出云呆了几秒,还抹了一下眼角。
然后站在路灯下的人开始微笑。

草薙出云到家的时候没开灯,他借着窗外的光顺手把酒杯放在鞋柜上,换上睡衣倒头就睡,
任凭黑暗如潮水般将他包围。

周防尊坐在草薙出云房间的地板上,反正他不大需要睡眠,死了之后他不会做梦,只是可以进入亲近之人的梦境,在梦的主人没有梦见自己时充当一个不存在的看客。

但今天很幸运,周防尊把手放在草薙出云额头上闭起双眼,再次睁开时发现自己坐在吠舞罗的吧台边,面前是少年状态的草薙出云。

他记忆中青涩的恋人推过来一杯酒。
“wild turky,试试看,说不定你会喜欢。”

周防尊在草薙出云期待的目光下端起那杯生命之水,像很多年前那样一饮而尽。

“……还不错。”

FIN








评论
热度(10)

© 流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