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丹

专注冷cp十八年,特长是喜欢谁谁死
(尊出尊 黑瓶 贾尼 (尊哥 教授 老贾
火影银魂海贼家教通刷
复联 poi spn 神夏 神秘博士通刷
盗笔 陆小凤 仙剑三通刷
欢迎小天使们前来勾搭

顺手存稿

十三无辜的凶手

当你的眼和耳都被欺骗,你又该相信什么?

 

周防美琴站在熟褐色的土地上,呼吸着田间特有的混杂了植物和肥料的味道的空气。

方圆几百米放眼望去全部都是草莓田,白色的大棚保持着适合草莓生长的温度,通过几个窗口来调节光照,翠绿色的低矮植物叶片之间有隐约可见的红色果实,看上去娇小可爱。

来自吠舞罗的一行人身处其中的一个大棚入口,看着生机勃勃的草莓园惊叹良久。

 

“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周防美琴蹲下来拨拉了几下一株草莓的叶子,看着一脸自豪的十束。

“哈哈,上次被这片田地的主人拜托了采收的工作,作为谢礼,这一小片田可以让我种着玩,我就向他请教了种植草莓的方法,平时他也会过来帮我照顾一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了。”十束向她解释“十束草莓田”的来历。

“所以说,直接摘下来就可以了吗?”周防美琴觉得这个还挺好玩的,毕竟她从来没有种植过能够成功活完两个星期的植物。

“啊,很简单对吧。”十束拍了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这边这边,大家听我说,”他捏着一堆纸条,“抽到相同数字的两人一组,在规定时间内采到最多的优胜组有奖励,于此相对,最后一名有惩罚哟。”

“哦,要比赛吗,我是绝对不会输的!”八田信心满满地第一个抽了一张纸条。然后他心虚地看了看周防美琴的数字,太好了,不一样。他转过身悄悄地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看见安娜举着和他一样数字的纸条抬头看着他。

 

其他人也各自拿了一张纸条,找好自己的搭档。十束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篮子,叮嘱他们一些注意事项,比如没熟的不要摘,不要踩坏草莓的茎叶之类。

 

“那么,大家要加油哦!解散。”

“哦!”

 

“我有点怀疑你是故意的了。”周防美琴随手把纸条放进兜里,偏头望着被剩下的十束。

“别那么说嘛,美琴姐,这次真的是巧合啊巧合。”十束摸着头,强调自己没有耍小花招。

 

另一边,酒吧吠舞罗。

“今天那些家伙们都不在,倒是清净了很多。”草薙出云扶了一下鼻梁上太阳镜,把过长的烟灰弹落。“不过有点不习惯啊。”

空荡荡的酒吧内部,只有周防尊闭着眼仰靠在沙发上,这令看惯了吵吵嚷嚷的吠舞罗的酒吧老板相当不适应。

“嗯。”周防尊睁开眼睛,将目光投向正在朝自己走近的草薙出云,“啊?”上挑的余音代表疑问。

“难得孩子们全都不在家,不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怎么行…….呐,尊?”草薙出云看见周防尊摆出“你脑子坏掉了吗?”表情,无奈地耸耸肩,“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正事还有待解决,真可惜。”

“呵,下次补上。”周防尊接过草薙出云递过来的外套,穿好。

“这可是你说的,那么,我期待着。”草薙出云拍了拍周防尊的肩膀,把门上的挂牌翻转到“Close”,等周防尊出来后锁好店门。

 

他们并肩走在目镇町的街道上,散漫的样子与周围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形成鲜明的对比,暖融融的阳光在二人的周身跳跃,衬得他们之间的氛围静谧又平和。周防尊走路时衣料摩擦的声音,还有金属链子轻轻晃动时发出的如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它们那样清晰地传入草薙出云耳中。他忽然想起十束说过关于周防尊走路时像狮子国王的话语,面上带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微笑。

周防尊偏过头来,草薙出云脸上的笑意明晃晃地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紫色太阳镜下隐约可见的温和双眼正回视他。

“怎么了?你最近总是盯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看见周防尊一反常态地经常瞄一眼又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转过头去,而不是像平时一样一往直前,草薙出云觉得有点奇怪。

“没有。”啊,被发现了。周防尊试图表现出“别自作多情”的高冷姿态,只可惜在草薙出云这里行不通。

“是吗。”疑惑归疑惑,草薙出云知道如果周防尊不想说,谁也问不出来。

 

“轰隆——”墙体夸张地爆裂,大部分碎石被高温熔化,在周围留下焦黑的痕迹。

“什……什么…….谁?”墙内的人们被这变故吓到了,这里本来是一个不小的黑社会团体聚集地,地方很隐蔽,平时也没什么人敢来惹。

胆大的还记得赶紧去摸手枪,胆小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四周的烟尘散去,周防尊和草薙出云的身影渐渐显露了出来。

“哟,别紧张。”吠舞罗拆迁办的二当家笑眯眯地冲他们挥了挥手,“我们只是来找个人。”

 

“那个外号叫‘血牙’的家伙,最早是从你们这里出来的吧?”草薙出云随意地坐在整个房间内唯一的一张沙发上,左手边是无聊地抽着烟的周防尊,右手边是鼻青脸肿的某黑社会大佬。

“是的……但是他早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被挟持的人眼珠子转了两转,看见草薙出云手中拨动着翻盖打火机的火苗如同变戏法般忽大忽小,瑟缩了一下,“他是新来的,一开始是我们的下级成员,很普通,后来突然有了超能力,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之后我们就没有再遇到过他了。”

“他干掉了另外一个组的老大,有什么原因吗?”草薙出云开始考虑对方话语的可靠性,一个突然觉醒的权外者,等级大概有apha,杀了好几个人,有一个甚至算是死在两个王的眼皮底下,他突然有点担心出去玩的一群小鬼,他安慰自己十束跟着呢,应该没事吧?

……见鬼,明明那家伙才是最让人操心的,

“不知道,不过我听说那个组里面也有几个…….”说话的人望向草薙出云,咽下了“怪物”这两个字。

“是吗?跟我最初猜到的一样。”草薙出云摸出终端机,给其他地方待命的赤组人发了信息,“嘛,只是再确认一遍,感谢你的帮助。”

他转头对周防尊说;“我已经叫他们去查地点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确切的消息,走吧,尊。”

周防尊点头,两人一起离开。周围没昏死过去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别提阻拦了。

“那家伙到底招惹了怎样的怪物啊……”

 

“我跟十束通了短信,等一下先汇合再行动,有异议吗?”草薙出云把终端机放回口袋,征询周防尊的意见。

“就这么办吧。”

 

 

 


评论
热度(1)

© 流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