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丹

专注冷cp十八年,特长是喜欢谁谁死
(尊出尊 黑瓶 贾尼 (尊哥 教授 老贾
火影银魂海贼家教通刷
复联 poi spn 神夏 神秘博士通刷
盗笔 陆小凤 仙剑三通刷
欢迎小天使们前来勾搭

踏雪吟

(二)

他在漫天风雪中扬鞭策马。

玄甲白翎,乌驹墨发。

一看便知,燕北苍云军。

马是万中无一的良驹,不然想来也没法在格外背着重盾陌刀和盔甲的情况下还能全速前进。
方圆几里内,除了飒飒雪落声和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外,只有这一人一骑制造了些许动静,让这寂寥而冷肃的景象存下了一星半点活气儿。

已经在雪原上连续赶路三天半了,渴了饿了就掺着雪水啃些干粮,给马扒开积雪,让它嚼一嚼底下的草根。

还得一天才能到达关内的驿站,把军报送达之后就——

只是稍微想了想,那人笑着的样子就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像个执拗的影子。
他抿了一下唇角,想到这么多年战乱过去,中原并不比关外安全,再加上个没法不多管闲事的性子...

踏雪吟(丐苍)

(一)

他在桃花树下喝酒。

丐帮子弟,喝酒向来不用杯盏,抄起酒坛往嘴里倒酒便是,简单得很。

这样喝酒,喝得快,醉得也快。

郭醉生是个例外。

他面前摆着两盏酒,一盏是竹叶青,一盏是花雕,都是二十年的好酒,香味浓烈却清冽,可以叫不是酒鬼的人都迫不及待地要尝一尝。
而半里地之内的酒鬼,都双眼冒光,几乎想明抢了。

但看着守着酒的人那一身云龙纹,还有手边用布条缠着的棍棒,就算这叫花子头发蓬乱,衣衫破旧,也只能在心底想一想,然后乖乖走开。

谁都知道,这样不凡的江湖人,肯定不好惹。

附近的街坊想起,这个人已经在这里待过三个月了。

这个镇子不大也不小,在扬州和丐帮总舵君山的半路上,所以各种各样...

前两张是大丐哥,每天上线对着自家儿砸舔舔舔,后面两张是才玩的苍爹,我觉得我暂时不需要新的本命了,我可以一直舔这两只。(tag我在捏脸方面有特殊的技巧)
愚蠢的我八十级才想到要找师父,昨天一天内get了三个,简直是师父大丰收。前两个是霸爸和霸娘,后一个是秀秀。
玩了丐帮之后再玩别的门派觉得好奇妙,轻功超级不习惯,键位也得改,然而苍爹的盾舞技能确实酷炫,觉得自己棒棒哒。
(不过还是丐帮好,丐帮是最好的门派,我爱丐帮一辈子。)

我家丐哥。
他好可爱。

最近沉迷丐哥无法自拔
想要渣基三然而一是没钱二是懒
还在犹豫中。

(讲真我还是觉得丐帮这样竹棍草鞋破碗行天下的是大潇洒)

(其实还写了诗,但有点没头没尾的,因此只放一部分。(反正估计没什么人看。))

玄锦遮醉眼,乱笑掩情真
泪尽无人见,拙名无人闻
心宽承青山,意放似长河
闲来四方游,静观离人恨
路长草鞋破,荒田陈酿涸
闹市乞者曲,边城悲怆歌
不知红尘重,信步入局中
甘为旧亲死,愿护一面生
仗义经千里,黑白谁人分

© 流丹 | Powered by LOFTER